博客网 >

回望•事说2007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
回望·事说2007

2007·启事

8点20分,街面异常冷清,孤零零的几片叶子在头上瑟瑟作响,除此之外,一切都是出奇的安静。突然,有咚咚···咚咚的脚步声由远及近,其节奏宛若心脏之跳动的频率,再而加剧、进而翻腾跳跃···似乎感到无数个米切尔·恩德笔下的灰先生正“穿着灰色的西装、提着灰色的公文包”,整齐划一、步履一直的从四面八方向这里涌来,而我,在拼命的跑向不知哪里的那里——可是,那个能为我指路的小乌龟卡西欧佩亚呢?···

似乎还在原地踏步,而周围的灰先生却越聚越多,将我重重包围。有小小的疼痛从脚下“传来”,低下头去,看到卡西欧佩亚正在对我狡黠的笑呢,她的背上显示着“Follow me”的字样,我把她抱起来,小心的捧在手里。此时,阳光从老房子的楼檐上直射下来,温暖而平和,湛蓝的天空被明艳的光线晃的有些泛光,风继续吹,时间不多,赶紧上路。

2007·工事

2008在门外用力敲门,一个人躲在屋里听CR的《改变2003》,一直不知道该以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和方式来给逝去的2007做一个清算。

似乎是很久远的事情了,2007年,前半年都是打着“辞职”的旗号来混日子的,事情做得七七八八、零零碎碎,最后还跟老板火拼了一下,然后趾高气扬的被开除了,哈哈!现在还欠着几个月的保险没给交呢,唉,不提也罢。其实,平心而论还是要谢谢这家公司,毕竟有些给予的是不以玛尼或者“骂他”来计算的,也祝福她可以一路走好——至少不要倒闭的那么早。

2007·行事

2007,唯一可以骄傲的是去了趟西藏,超过一万公里的路程,一个人走过。本来有很多变数的,婺源、凤凰、镇远都曾经是我的日程,但是为了拉萨,一切都无限期的排到后面去了,此次能够成行,应该有很多人要感谢,知道你们知道的,就不在这里一一罗嗦列举了。一个人的远行的感觉真的很好,只是怕经历一次就会一生爱上这种感觉。行走,是心灵的慰藉,在拉萨上车时除了一箱啤酒外我没有增加新的东西,但是,明显感到,人轻松了很多,眼界,也开阔了许多。其他的,尽管还有很多遗憾:比如可以去到的珠峰大本营和羊湖、坏掉的R6、临行前的藏色酒吧···都显得不那么重要了。

2007·城事

2007,终于再次回到了天津,遍尝了怀念了很久的天津小吃,唯唯漏掉了塘沽的解放路的铁板鱿鱼。见到了很多故友,大家基本都是成双“配对”了,阿威暂时除外。再次去了外滩,看了岸上的帆船和河里的货轮,公主号依旧在那里静静的停泊,但是希望号却早就驶出港湾。这次没有坐进滨轻轨和地铁,却又一次享受了在四方刷了层漆后就宣称实现国产化的庞巴迪“和谐号”列车——那是八月底的事情吧,是时,京津正享受着近40度的高温炙烤,但是有一丝寒意凉彻心骨。

2007·听事

2007,依旧听四年前的电台节目,认识了一票因怀念一档电台而结缘的朋友。那曾经温暖了很多人的声音和文字始终在我的播放器里反复徜徉、不厌其烦。天下人文的知人温暖,读书人的清馨书香,在路上的风尘仆仆,音乐天下行的悠扬回声,由北到南、由东至西。不知有多少个夜晚,我在晓黎或者平克温暖而平和的声音中沉沉睡去,并冥想甚至宁愿自己不再醒来。

2007,没有听过什么新的歌曲,因为我心中的歌者,只有那几人。国语有黄家的大炜和舒骏,粤语有Beyond或者温拿,男声有许巍、女声有朱桦或者陈绮贞甚至辛晓琪,要是学会只听音乐而非流行,这些足够了。除此之外,再一次爱上了笑死人不偿命的相声,相声不是教育人的,不论是非,开心就好。

2007·看事

2007,终于又开始看书了。盗版很少,正版很多,一排排的码放在床头,都期望从光新亮丽变成旧旧的样子,但愿我会挤出更多的时间去光顾她们,呵呵。周刊报纸几乎都不看了,满篇的狗皮膏药和手表珠宝,眼晕。杂志也只是那一两本,并且不敢期望每期都有的读,真的不知道士他们的档次下降了还是我品味提高了,真的,在这一年,找个可读的杂志真的很难。

所以,《O2》、《新周刊》、(姑且算上《三联》吧),千万要好好做呵!

2007·人事

2007,没有搬家,因此更加熟悉的享受这里的安静和平和。楼下装了信箱和防盗门,所以,在外面丢了无数次钥匙,又相继丢了车子、手机和钱包,于是钥匙多配几把以防万一,手机还用DOPOD,钱包确是朋友从远方快递过来的,几千里之外,礼重情更重,这次一定不能给再丢了。

2007·婚事

2007,结婚和离婚终于在年龄相仿的同学和朋友们成为家常便饭。形只影单的只有飘在外面的不用屈指就可以数清的极少数了,幸好,还是其中之一。很多人说,08年是个坎儿,那么好嘛,应该是冲刺的时候了,你们一路高歌、欢唱而下,Me步履蹒跚、迎上而上。对于此,没有计划应该是最好的规划,经历彻骨绝望才能坚守希望,对不啦!(小恶心一下~)

2007·写事

2007,写的东西开始多了起来,开始学会分担与分享,行记、照片、感动或者“反动”的文字以及一切真实而温暖的东西。悲伤和所谓的痛苦到这里止步的同时,更祈望欢乐和祝福可以由此扩散开去。新年的时候给有地址的朋友们邮寄了纸质的贺卡,夸张的说,还自己计算过因卡片制作而造成的污染,并有计划种树、减排以弥补:祝福给你们,补偿由我来。

2007·绿事

2007,应该是从拉萨回来后,开始以更绿色的标准要求自己。尽量少用塑料袋、不喝瓶装水、使用充电电池、分类放置垃圾、禁用一次性的筷子···很清醒自己做的点点滴滴不能解决什么实质问题,只是尽自己微薄之力为这个不堪重负的地球减轻点负担吧。最近发现的一份手稿中,牛顿先生因预言地球在2060年全球变暖而导致毁灭而再遭讥讽与毁谤;戈尔先生的《难以忽略的真相》也因部分内容“夸大事实”而被判失实,但是,我们就可以放松懈怠、从此高枕无忧吗?如果不能进入真理,那就最大限度地接近她也好。环保减排和持续发展是与每个人切身利益息息相关的,也需要每个人尽其所能、身体力行。我们不得不爱我们唯一的地球,不是吗?

2007·国事

2007,每个平平淡淡的日子下掩盖了太多的不平常,歌功颂德的文字跟满大街的狗屎一样遍地皆是。其实,与普通的民众而言,2007更是让我们出离愤怒的一年,RMB对外升值对内贬值,汇市股市物价比翼双飞、党棍和贪官们遍地流窜,原煤量和尸体数量同比增长,垄断国企和流氓地痞共同上市圈钱,厦门齐心协力将PX项目转嫁给近邻泉州、无锡的头头们将德国进口设备净化过的自来水哄骗记者,湖南凤凰桥断、安徽凤阳城塌,洛阳推毁烈士墓、陕西PS出华南虎···暂且不说国外,中国人的在1.8万名工程师的齐心协力下,终于把一个巨大的无法回收的嫦娥发射到没有领空限制的地方,期间几次走失,终于在砸了一个直径1.5公里的“欧阳坑”后彻底不知去向——各方神圣似跳梁小丑,你未唱罢我登场,和谐社会、风雨飘摇···

其实真的,说句不该说的,中国的平头百姓真的很好蒙骗,关键是,你们即使欺骗,也要稍稍用点心想点有创意的点子,好吗?求你们。

2007·己事

2007,除了看不到的时间和看得见的钥匙、手机、钱包,并没有丢掉太多的东西;很多东西还愈久弥坚,愈加刚韧。我是个不会放弃任何事情的人,没有希望的事都会被我生生攒出希望来,不管过车或者结果如何,我都会非常乐意去面对。所以,简单而直接始终是我最真实的感受。必须承认,很多的事情是基于我性格中的缺失而走向了另一个极端,所以,最大的对手不是别人,而是我自己。和自己争斗,何其惨烈,又何其过瘾!

2007·身事

2007,从拉萨回来就开始被一场连着一场的大病小灾所包围,一个人学会到医院挂号、就诊、取药,一个人在凌晨两点、台风过境的雨夜里去看急诊;眼疾好了再病,感冒轻了再重。跑步使心情舒畅,所以,坚持、加油!

2008·后事

2008前夜,上海的某个商业区开始准备新年倒数晚会。5-4-3-2-1,貌似定时或者发射卫星,滴滴答答的声音划破嘈杂的夜空,分分钟钟敲进我的心里。又一年过去了,那我们的生命呢?时间不多,终了之前,必须全力以赴。

谨以此文,纪念···平和绚烂的2007

<< 单身万里西行记(九) / 单身万里西行记(八)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ephoenixfy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