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枣报有关无关的问题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1、刚过去的一段时间里你最开心的事情是什么?答:最开心?有一天饿了,看见某几头zhuzhu在大吃,于是,因嘴馋儿误入枣报圈(ps:此处读juan 四声)了。2、刚过去的一段时间里你最难过的事情是什么?答: 终南居然貌似是个爷们。3、将要到来的日子里最大的心愿是什么?答:枣报圈能不能成一对、几对?比如想蓝和XXX.米粥和XXX、或者彭毅和NGF,黎简和PP等等。4、如果现在可以让你随心所欲去旅行,你想去哪?答:这个比较靠谱,海南吧,和简猪猪、NGF约了。下次争取环台湾去。谁还想去?5、你最满意自己身体哪个部位?与别人初次见面你会先注意他(她)哪个部位?答:不是我自卑,对这个问题,我只能说“过”,不然,说心灵行不(因为我是属大萝卜滴)。见别人嘛要分男女了。6、失眠过吗?你用什么办法对抗失眠?答:失过,当然,非但
单身万里西行记(九)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回到拉萨Date:2007.09.13Stay in:LasaFrom Shanghai:5386kmElevation:3650m错那湖错那湖就在窗外,青浅—青蓝—碧蓝—幽蓝……湖水随列车的前进而跳跃变换着色彩,山色、草地加上天空,蓝绿两色是主题,每每扑面而来,又缓缓远去。 一车厢的人愣在那里,目瞪口呆。 又仿佛错愕受伤般从梦中惊醒,“喀嚓—喀嚓—”误开的闪光灯居然在艳阳高照的中下午闪成一片。我们不仅是羞于表达,更不善于把握我们身边触手可及的纯净,只能不能免俗的一次再一次按动快门。(后来听说有某位同志的相机在错那湖就照满了的,晕哈!) 湖水的颜色纯洁的令人心悸,我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,我一直觉得自己的心脏有点小毛病,努力的让不管是什么的问题在这里发作···平静、平静。突然,有一辆越野车绝“尘”而来——但是那尘,绝对是透明的:) “艳
回望•事说2007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回望·事说20072007·启事8点20分,街面异常冷清,孤零零的几片叶子在头上瑟瑟作响,除此之外,一切都是出奇的安静。突然,有咚咚···咚咚的脚步声由远及近,其节奏宛若心脏之跳动的频率,再而加剧、进而翻腾跳跃···似乎感到无数个米切尔·恩德笔下的灰先生正“穿着灰色的西装、提着灰色的公文包”,整齐划一、步履一直的从四面八方向这里涌来,而我,在拼命的跑向不知哪里的那里——可是,那个能为我指路的小乌龟卡西欧佩亚呢?···似乎还在原地踏步,而周围的灰先生却越聚越多,将我重重包围。有小小的疼痛从脚下“传来”,低下头去,看到卡西欧佩亚正在对我狡黠的笑呢,她的背上显示着“Follow me”的字样,我把她抱起来,小心的捧在手里。此时,阳光从老房子的楼檐上直射下来,温暖而平和,湛蓝的天空被明艳的光线晃的有
单身万里西行记(八)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跨越唐古拉Date:2007.09.13 Pass by Ge’er mu,Anduo From Shanghai:5386km Elevation:5231m(T’ang-ku-la) 在凌晨四点醒来,就再无半点睡意。车厢内有咝咝的气体流动的声音。我把手稍稍举高,就能感受到供氧口徐徐而来的有微微湿热的氧气,呵呵。轻身轻脚下来,同车的同志们都在熟睡中。寂静。破纪录的进行了长达20分钟的洗漱,带好耳机,独自坐在过道的小座位上,盯着窗外那漫无边际的黑夜。“没有人会留意,这个城市的秋天。窗外阳光灿烂,我却没有温暖···”,许巍的歌曲温暖的传递进我的耳朵,我却享受着个歌中意境完全相反的心情。列车在继续前行,列车员小声的提醒下一站停靠格尔木,一位准备从格尔木下车的老哥也洗漱完毕,坐在我对面开始给我介绍这个青海第二大城市。格尔木是蒙语音译的名字,蒙古语原意为“河流密集的地方”,
单身万里西行记(七)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夜袭···两遇黄河Date:2007.09.11 Pass by Xian,Lanzhou,Xining From Shanghai:3736km Elevation:3817m(Xiangpi shan)“所有的人一开始都是孩子,只是记得的人并不多。”我想自己属于所谓记得不多中的一个吧。耽误了太多时间,也不做解释了,但是还是有必要给同志们道个歉的,一鞠躬···傍晚享受了在北京最后一顿丰盛的晚餐后,一个人做车到北京西去赶火车——就知道是这个下场,这就是我反复折腾京津冀的同志们的恶果,嘿嘿。 进站,才发现这趟举世闻名的列车居然是绿皮的,呵呵,环保! 上车后,迅速和附近的同志们混熟了,因为绝大多数人都是第一次去拉萨,整个车厢的同志们都有点过度的兴奋。熄灯后,我还和中铺的小姑娘在MSN上聊了半天。两个小时后,列车停靠在石家庄站,我透过车窗,看着漫无边际的黑夜下的橘黄灯光在空气里无声的蔓延
所谓遗臭万年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王二毛帮村里的李寡妇收麦子,却不小心撞坏了老板张大旺新买的拖拉机,老板很生气,对话如下:老板(食指狂点,怒发冲冠):你去死!王二毛(小声嘀咕):不去!老板(依旧怒气冲天):去死!王二毛(低头,玩弄衣角):不去嘛老板(强烈建议状):去吧!王二毛(依旧低头,话语渐坚决):不去嘛!老板(似乎有所妥协):去的啦!王二毛(斩钉截铁):就不。老板(努力做哀求状):好啦,乖,去吧?王二毛(挑衅状):那你去不?老板(半信半疑):喔···我去你就去?王二毛(紧绷住、窃喜)嗯了。老板(可怜兮兮):那··我··先去死···,你···王二毛(没等老板说完):好的。拜拜,路上小心··顺风。老板(开了一罐“万年”牌臭豆腐,小心翼翼取出一块,盖好盖。然后一头向那块可怜豆腐冲去):砰···——所谓遗臭
Cards for Christmas, anybody who wants the cadrs, just give me a call , carsds are waiting for you~ ps:本图版权归granceyoug所有,任何看到此信息而想要卡片请将通信地址发到ephoenixfy@hotmail.com[1],或者直接来电。 本广告08年进门之前有效,过期不候,敬请见谅。 (《单身万里西行记》本周内会继续更新,再次给大家郑重道歉。)
单身万里西行记(六)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西直门··Date:2007.09.06Stay in:BeijingFrom Shanghai:1644kmElevation:31.2m“当我们相信自己对这个世界已经相当重要的时候,其实这世界正准备原谅我们的幼稚。”今天的行程是早起从开发区的八局的工地返回北京,本次“扫荡”也该告一段落了。因为虹、岩都有事情,我们天津见面的事情只能作罢,索性就不再返到市里,直奔北京。下一次,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能再到塘沽来···“四号码头”,出发! 塘沽站对面的碧海蓝庭已经有了相当的规模,房价一再跳高,想想当年,和阿威差一点就决定把房子买到这里,只是因为机缘不够最要命的是我的出行葬送了这一切。呵呵,我到没有什么愧疚,最新消息——他已经拿到了另外一处新房子的钥匙,只是位置稍偏,呵呵,真心为他丫的高兴!只能等丫结婚送个大礼当补偿了,哈哈。 碰巧的很,还是买到了K216到
单身万里西行记(五)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塘沽六日Date:2007.09.01Stay in:TangguFrom Shanghai:1644kmElevation:1.0m我想,我今生注定会在一条没有多少人认可与期许的道路上,渐行渐远、背影模糊直到生命终了还会乐此不疲···转车去塘沽——没找到据说换了新车的621路,只能把自己卖给了一辆还不算太脏的“黑车”,而且居然敢收了我60大毛,要知道,这比两年前整整涨了50%!!罢了罢了,呵呵,想想马上到来的丰盛可口的“津门海宴”,不生这个闲气了,MD!公车艰难的转出市区,沿津塘公路向东而去,津滨轻轨就在公路左边,并行向东。天气阴霾,车窗脏兮兮的,外面我曾经陌生了好久又渐渐熟悉起来的景象飞快的向后倒去,记忆的闸门也不禁守不住防线,回忆汹涌而出···快进塘沽了,顾不得这么多了,先喀嚓两张,呵呵! 应该说,塘沽和开发区还留下一票大学同学,但是联系的极少,只
单身万里西行记(四)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东进天津Date:2007.09.01Stay in:TianjinFrom Shanghai:1604kmElevation:3.3m 又一次在北京做短暂停留——这个咋看咋不像“城市”的城市,原定是4号出发,所以有将近一周的时间要在这座城市耗费——但是却被告知“4号出发的团,只能推迟到11号”,气愤之余更多的是窃喜,这下子有时间可以慰问下天津的“同志们”了,还有,我的砂锅羊肉串,阿门!起了个大早,吃过北京路边那可口的豆浆油条就准备到五道口坐13-2号线到北京站,顺便拍张IT巨头们的照片,就在清华门口——而且,楼下居然有家“干锅居”! 时值九月全国开学之际,北京站前广场依然像菜场那样纷乱,干干净净的还没上牌的警车和随处可见的票贩子相映成趣。 进到候车室发现北京站内又在大修,红蓝白三色条旗围着里面的脚手架——没错,就是这个城市,马上要举世瞩目要奥运了!

ephoenixfy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最近来访( 0 )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